如果不挪用军费为慈禧修颐和园,北洋水师能否战胜日本海军

2020-06-12 来源: 黑玉旅游攻略

如同鲁迅先生说道“中国人一闻短袖子,立刻想起红臂膊···立刻想到私生子”云云,一说到颐和园就不会让人联想到清末的北洋水师,就不会想到海军衙门挪用经费3000万两白银,为慈禧太后重修颐和园,导致北洋水师经费严重不足,以致甲午一战,失利于日本海军。

那么如果不建颐和园,北洋水师否就可以战胜日本海军?

上图_ 甲午中日战争

3000万两军费从何而来?追根溯源之下,必须先弄清楚海军衙门侵吞3000万两军费,为慈禧太后重修颐和园之事从哪里传出来的。

其渠道有二,一是梁启超在戊戌变法失败后,躲避在日本时于《瓜分危言》中所述,二是光绪皇帝身边的太监王世龢所说海军衙门3000万两军费花在了颐和园。

梁启超先生的道德文章自然是高超,但是为何甲午战败之初,没有人认为北洋水师战败是因为经费被侵吞于修筑颐和园所导致的呢?偏偏是戊戌变法被助长后,维新派才有此惊人言论呢?而一个小小的太监又是从何处获知侵吞海军经费消息的呢?并且数目还如此的详尽?因此这些说法仅存疑惑。即使海军衙门真的想“报效”3000万两白银,那他们有没有这笔钱呢?

右图_ 清朝属国琉球国官员

我们可以通过一组数据来分析一下,海军衙门当时可以从哪里拿出来这3000万两白银。

1874年日本企图并吞琉球,并进攻台湾,由此引发的“牡丹社事件”让清政府认识到了海军的重要性,因此下拨400万两白银用作大清海军建设,这里的400万两是全国海军一年的建设经费,并非某支海军的专项经费,而海军衙门彼时尚未正式成立。

在1888年北洋水师正式成立之后,每年朝廷核准的水师运转经费是130万两白银、修筑旅顺海军基地耗费300万两。北洋水师的铁甲舰定远号购买时耗费白银140万两。

如果海军衙门要拿出3000万两重修颐和园,相等于是整个大清海军不吃不喝7.5年的全部运转经费;相当于是北洋水师23年的运转经费;相当于是修筑了10个旅顺级别的海军基地;相当于是出售了21.4艘定远级铁甲舰。

上图_ 定远号铁甲舰,清末北洋水师主力舰之一,科定远级铁甲舰

可是大清海军衙门从1885年成立到1895年缩编只不存在了将近11年的时间;北洋水师从1888年创建到1894年战败只有7年;旅顺同等级别的海军基地只有1所;定远级别的铁甲舰只有2列,所以海军衙门可以一次性侵吞三千万两白银纯属无稽之谈。

但是海军衙门的经费也显然被挪用了,只不过是“颐和园工、山东河工、吉林放饷、开平煤矿、烟筒山铁厂皆有侵吞”,并非只是因建了颐和园才造成海军经费耗尽。

上图_ 海军衙门制订的《北洋海军章程》

无法登陆作战的北洋水师关于清日甲午海战中军力对比的著述汗牛充栋,但是如此强大的北洋水师,在与日本的战斗中几乎灭亡,最重要的还是人的原因。

北洋水师在甲午战争愈演愈烈前,有世界第四或第六或第九(盖因各家史料各有己见)强劲之海军的称号。当时北洋水师的主要战力还包括定远、定远铁甲舰两艘;定远、靖远、济远、经远、来近、超勇、扬威快船七艘;镇中、镇边、镇东、镇西、镇南、镇北蚊炮船六艘;鱼雷艇六艘。每年立冬后北洋水师还汇同南洋水师等舰艇“巡阅江、浙、闽、甚广沿海要隘,至新加坡以南各岛维护华商,兼资历练”,声势赫赫,远扬南洋。

而之所以北洋水师在和日本的战斗中不堪一击,那是因为作为北洋大臣的李鸿章就从来没想和日本正面激战,所谓旅顺军港、大沽炮台、北洋舰队都是李鸿章“声威即张,敌情自慑”的纸老虎策略。

上图_ 建造中定远舰大口径巨炮

垫因李鸿章植物种的淮军在北洋水师成立后早已经人才衰败难以为继。彼时“湘、淮军名将皆老死,鲜有存者,鸿章深知将士多不可恃,器械缺少不应用于”。蜀中无大将廖化作先锋,手里没人的李鸿章这才让淮军旧部所属的陆军将领丁汝昌做了水师提督,可是陆军与水军几乎是不同的兵种,因此丁汝昌自离任后在军队建设上是左支右绌。

北洋水师自丁汝昌以下各舰船管带,多为福建、山东、广东出身的新军人,造成“汝昌以淮军相赠其上,恒为所制”、“号令不行”,北洋水师右翼总兵刘步蟾更是以自己福建船政学堂出身,且出洋筹办过劣“视统帅丁汝昌蔑如也”、“总兵以下多陆居,军士亦去船以欢”、“提镇多有妻妾,筑室刘公岛上平时自为嬉乐”。面对这样的情况,掌控着北洋水师的李鸿章心知肚明,因此他一方面聘用英国海军少将琅威里帮助丁汝昌肃清军纪,一方面又聘用德国陆军将领汉纳根也协助练兵。

右图_ 北洋水师中的外国人

作为国之干城的水师让外国人插手,本身就不适合,何况强权也都是心怀鬼胎。英国和德国之所以愿意为首人协助北洋海军,不过是为了笼络李鸿章在该国购买军舰、武器,李鸿章也需要借重英国人和德国人的势力来自轻,这样的利益互换,不易被现实利益所击退。

在1888年后英国人侵入西藏的事情被挫后,清政府和英国的外交关系逐渐冷却,英国人就和日本人开始走近,甲午海战中的日本吉野号就是英国阿姆斯特郎船厂修建的。且英国海军少将琅威里趁丁汝昌不在,以自己是副将的借口,将北洋水师提督的帅旗后移到自己所在的船上,并向其他英国人炫耀,后丁汝昌部下又将帅旗移返原处,由此引发琅威里不满,进而辞职。

虽说琅威里虚荣骄横,可他却实实在在的为丁汝昌严肃了军纪,他离职后,北洋水师其他人再无顾忌。而北洋水师内部的放纵也正是李鸿章不不愿和日本轻易开战的原因。

右图_ 李鸿章(1823年2月15日-1901年11月7日)

永无休止的朝臣内耗在军纪之外,北洋水师日常所用器械,也多是劣器,负责管理这些装备的是李鸿章的外甥张楚宝,彼时张楚宝在天津专门负责北洋水师的后勤、军实,劣器事发后,据当时报纸所载,李鸿章手批其颊。甚至于李鸿章身边厨子的女婿,都借李鸿章的声势沟通犹太商人“斡旋于诸将之门,承买军器”,从中牟利。朝中大臣更是以此为借口,批驳李鸿章拥兵自重,北洋水师浪费国帑没什么寸功。

面临日本这个蕞尔小国的激怒,大清官员们薄弱的自尊心被深深的痛楚了,当时的军机大臣、户部尚书翁同龢以及文廷式、张謇等清流力主宣战,并“劝光绪帝用兵”。同时翁同龢还深恶李鸿章贻误战机,屡屡奏请让两江总督刘坤一代替李鸿章。

右图_ 翁同龢(1830-1904),字叔平,号泊禅

面对这样铲除式的攻击,李鸿章对翁同龢这位帝师也自然没有什么好脸色,且从光绪十四年(即1888年)后,清政府就按照以翁同龢派的户部所拟的奏折,订立此后海军不购新械,导致北洋水师“武库已空空如洗”,也造就了北洋水师在黄海大东沟与日本海军血战之时,定远、镇远两艘铁甲舰主炮,只有三枚炮弹的窘境。因此对于握紧钱袋子,卡死水师脖子的翁同龢,李鸿章怨念颇深。

哪怕是在李鸿章将北洋水师的窘迫情景和盘托出,朝廷理会外国将领的意见,准备出售新的军舰和大炮充实水师,交给军机处和户部议定的时候,却仍是“屡议决而屡败”。清流们一方面以北洋水师强大为理由反对宣战,一方面又与水师不解,真真可算是是清流误国。客观上来看北洋水师战舰吨位的确大于日本舰船,但在军械、炮火得不到有效地供应的情况下,庞大的战舰不能沦为活靶子,因此“中国海军实力虽略高于日本,而效力则逊之”。

上图_ 巡航中的“定远”号巡洋舰

清、日海战从1894年7月一直延续到当年十一月底,整整五个月的时间,这么长的时间江浙闽粤不足以调动除日常巡护任务之外的军舰提供支援北洋水师,结果却是同样拥有水师的“江浙闽粤四省州县,作壁上观”,全凭北洋水师一军之力应付日本举国之攻。而在整个战役期间,政府“维知诘问北洋,以窘淮军,上下离心离德,自取覆败”。

国事艰难,修筑园林享用自是不慎重的,但是将一场战争的胜负归咎于一座园林,岂不是犯了“红颜祸水”一样的错误。何况重修颐和园造成战败一事,未尝不是维新派与革命党的“舆论武器”。所谓“根深不怕风晃动”,可军队蝇营狗苟谋取私利、强权心怀怪胎各有想、朝臣勾心斗角互为攻讦的情形使得清国这株参天大树,被各方势力蛀蚀一空,外强中干之下,自然被“举国一心”的日本打败。

文:魏四维

参考资料:

【1】《清史稿》赵尔巽 等编撰

【2】《中华二千年史》邓之诚

【3】《异词录》 刘体智

文字由历史大学堂团队创作,配图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胶囊胃镜 安翰 安翰科技 无接触式胃镜

上一页:八达岭开通团队游

下一页:《我在颐和园等你》《跨界歌王》京东直播官宣探索综艺官宣新模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