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知名“民宿卡”平台爆雷: 高额押金去向“成谜”

2021-07-10 来源: 黑玉旅游攻略

    *本文经转载自  封面新闻

      一间四星级、五星级酒店的房间,只需要880元,就可以“一年不缩次数寄居”,并且“住一次就能回本”,类似的字眼,在近年来一些会员制民宿预约平台上反复出现,是红利还是陷阱?曾经饱受争议的“民宿卡”会员制,似乎又再次陷入了深坑。

  从今年6月份开始,继半边山下、寄居蟹旅行等平台出现押金难退的问题之后,成都一家名为三秋兮旅游咨询有限公司也开始面临同样的问题。

  它们都是经营着一种会员制的预计卡项目(年卡或者次卡),消费者只需支付几百元到上千元平均的费用,就可以注册沦为会员,免费入住平台内的高端度假酒店和民宿。但是,在预订房间时,消费者需提早几个月向平台缴纳数倍于房费的押金。

  7月6日,在三秋兮平台曾预定过“民宿卡”的消费者周女士(化名)告诉记者,仅在成都,她们所在的一个群里,就有着几百名会员在申请退押金的问题,牵涉到金额初步统计高达几百万元,还不还包括群外的一些消费者。

  目前,成都高新区警方已经以涉嫌诈骗罪对寄居蟹旅行立案侦查。而据会员们猜测,这类平台“爆雷”的节奏,有可能就是指原本一张卡只能订立一间房的模式被“打破”,以及平台和酒店“合作”的押金渐渐提升开始的。

  高端酒店、民宿880元一年任意寄居,押金与房费不成正比

  “我是听到朋友推荐,说有平台可以登记民宿会员年卡,全国很多酒店都可以免费寄居。”周女士曾经做过金融工作,作为一个比较理解这个圈子的人士,她坦言,即便一开始就想到过如今押金无以退、骗的场景,但在“免费”和“低成本”的诱惑之下,她也未能幸免。

  2021年3月份,抱着试试的心态,她通过一个名为“四川三秋兮文化旅游连锁民宿”的微信小程序,重新加入了该平台的会员,由于此前通过朋友讲解,她基本了解这类平台的运营模式。即,支付880元一年的会员注册费用,购买一张“民宿”年卡,就可享受平台旗下自营的以及合作的民宿酒店全年免费住的服务。

  她说道,注册会员顺利后,可以提前根据自己能到的地方,预计好酒店,“一般是提早两三个月或者更早。”而平台不会显示哪些酒店或者民宿还有空余,价格多少,消费者在订房的时候,就需要按照流程,缴纳押金,待入住退房后,押金不会归还到原账户。

  记者注意到,在多个旅行和酒店预计平台上,类似推文还有不少。其中,以“三秋兮”的小程序预定指南为事例,其平台上,有包括上海、广州、重庆、西安等全国几十座城市上百家的高端民宿和酒店展出,风格都是以精美图片和星级标准作为封面,声称不限次任意住,覆盖面积超多景区,每次可预订1间4晚或2间2晚,且大部分位于景区边。

  平台上表明可预定的酒店

  而同样的平台,还不止“三秋兮”这一个。

  周女士告诉记者,实际上在成都,她听过的还有一家名为“寄居蟹旅行”的平台,这些平台的运营几乎大同小异。它们不会对外宣称,用户沦为会员后,可以全年免费住进,一晚回本,多住多赚,然而,沦为会员后每次入住不必须交纳房费,但是却需要预付这巧合的房费作为保证金,官方称之为会员退房后保证金将在一个工作日内返还账户。

  周女士说道,这个保证金和押金提前支付的方式,恐怕也是平台“爆雷”和日后资金隐患埋伏笔的一个前兆。

  会员交了上万押金却无法入住,民宿老板坦言房费也未支付

  “民宿卡”预计疯狂异常的背后,消费者的激情也有增减。

  周女士告诉记者,实际上在购买之前,她有思考过这类平台的盈利模式,“我们也有会员猜测过,它们是不是靠押金在赚钱,后来找到,这有可能只是一方面。”她说,原本根据“三秋兮”民宿卡平台的规则,新人专享卡可以免费预计一个约定数目的民宿房间和时间段,但从今年4月份起,这个“约定”就被打破。

  一开始,是一张卡只能预订一间房,到后来可以预订多间房,并且这个数字在逐渐放宽,进一步到不少酒店的押金开始提高,一张卡能够享有的权限也在提高,“比如,原本一张卡是880元,现在有1380元和1580元,不同的卡,享有的权限和折扣还更高。”

  但是,有不少会员在用于过程中找到,通过小程序预订民宿时,想要预订的民宿大多数都显示满房(无法预订),而在预计条款中有载明,“免费住进全国合作民宿和酒店”的前提条件是,你要可以预订到房间。

  周女士的一个好朋友就青睐旅游,在该平台提前预定好了几个星级酒店,虽然卖卡只花上了上千元,但是这几个酒店的押金一般都是以4000元到8000元平均的费用,“多数人都是想着反正押金不会退,就没防治心理。”

  从今年6月份开始,“寄居蟹旅行”平台的小程序无法打开,预定平台无法正常运作,工作人员开始联系不上,民宿卡平台开始陆续走向“爆雷”的地步。记者提供到的一份维权群的统计资料名单表明,有人预计了某地星级酒店,一晚上的押金就高约22000元,而大多数人预定的星级酒店,押金费用都在8000元以上,而这部分押金总共加一起,数额高达上千万元。

  一家民宿老板告诉他封面新闻记者,当初这类平台与他们商议的模式是合作期为一年,通过这类服务平台为民宿引流或提供客户资源,而通过服务平台入住民宿的费用,是由这种机构与民宿展开结算的,价格要比普通预约价格便宜(也就是服务费),“确实可以免费寄居,但是用户递交的押金与普通民宿相比,要高出很多,往往是两倍或者三倍。”

  “民宿卡”会员制遗隐忧,高额押金下落“出谜”

  周女士告诉记者,正是因为有人尝到了“免费住宿”的甜头,才不会有越来越多的人重新加入到其中,并且愿意投入高额的押金。

  在今年6月18日,“寄居蟹旅行”平台在一份公开声明中曾承认,目前出现的小程序无法关上,酒店无法预约等情况,是因为“经营不善导致资金链紧绷。”但随后,越来越多的会员开始拒绝付款,也有人到派出所报案。

  与“寄居蟹旅行”平台类似,“三秋兮”平台也面对同样的境遇。7月6日,封面新闻记者在坐落于成都锦江区东大街附近某写字楼12楼的三秋兮旅游成都咨询有限公司外看到,该公司已大门关上,门上张贴着一张“说明”:近期有不理智客户对公司财产进行抢走,影响正常办公,公司所有员工在家办公......记者多次尝试联系该平台下方腾出的官方联系方式,表明无人接听。

  除此之外,有会员向记者提供了一份与该公司法人代表关于退还押金的谈判材料,文件写明,该公司否认目前公司账户已被失效,所有酒店合作方已与公司暂停合作,而目前该公司希望以寻求合作方融资的方式,待公安机关经侦部门调查完后,为会员打开退押金流程。

  而据一名熟知民宿行业“会员制”预定的业内人士告诉他记者,这类平台和酒店、民宿的合作方式,是通过拉动客流的形式,更有更多的资金转入,像“滚雪球”一样,先将平台的经营规模不断扩大,会员递交的押金和预付费费用减少的同时,民宿和酒店也能获得客源,“但这笔资金面临无人监管或者无法监管的局面,因此,资金池如何使用以及用到了哪里,都是一个谜。”

  目前,记者了解到,“寄居蟹旅行”平台所在的四川墨竹旅游咨询有限公司被成都高新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成都高新警方已经以因涉嫌诈骗罪对“寄居蟹旅行”立案侦查,而对于“三秋兮”旅行平台,会员们已到成都锦江区公安局锦馆驿派出所报案,公安机关正在进一步调查。



睿智科技 睿智科技 睿智科技 睿智科技

上一页:浙江嘉兴市海宁区海昌路格林东方酒店,助您流连江南魅力

下一页:“再造都江堰”!这一工程今日正式通水!

相关阅读